?
百年华人置业香江浮沉录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01-17    

  “他拼命追,我拼命追…得了什么,失了什么…可知一切他朝都会身外过…升到高的终于都会低坠。”

  几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人称“股市狙击手”的“大刘”刘銮雄曾说,徐小凤的《大亨》是他最爱的一首歌,歌中所唱或是他晚年的心境写照。

  12月下旬,刘銮雄旗下唯一一家上司公司华人置业(公告称私有化方案遭八成股东反对,私有化将不会进行。受此影响,华人置业股价狂泻,一度暴跌超30%。

  按照规定,方案被否决后,一年内大股东不可再提私有化。对于接连踩雷到巨亏的华人置业来说,接下来面对不确定的环境,可能是雪上加霜。

  出手阔绰、情史丰富、商业手腕利索,刘銮雄的传奇故事一向吸引眼球。而其背后的地产平台华人置业更有近百年历史,1922年由香港冯、李两大家族创立,由于后人不和,刘銮雄趁虚而入成功易主,自此“股市狙击手”名号打响。

  香江水,日夜流,百年华人置业恰似香港商业跌宕起伏的缩影。从两大名流世家斗争到新贵大战企业高手,到大亨刘銮雄委任“最强娱记”陈凯韵(甘比)执掌经营,而今刘銮雄家族反被散户“狙击”,私有化失败。传奇老去,总有人正年轻。

  华人置业本是老牌房企,近年来,随着刘銮雄身体状况变化和外部原因,逐渐脱实向虚,由地产平台变成物业投资及发展,经纪服务,证券投资及放债等平台。

  投资股票上,作为佳兆业、恒大的基石投资者,华人置业及刘銮雄家族曾靠重仓中资地产企业获利颇丰,然而随着“黑天鹅”事件频发, 华人置业也不得不接连抛售股票、美元票据“回血”。即便如此,仍亏损超百亿港元。

  今年10月,华人置业提出私有化方案,将以4港元每股价格回购公开市场约25%的股份,将华人置业私有并撤回上市地位。

  华人置业股权相对简单,早前大刘分家,将华人置业50.02%股权赠予甘比的三个未成年儿女,通过信托Solar Bright Limited由甘比持有,24.99%股份分给大儿子刘鸣炜。不过刘鸣炜志不在此,去年6月将股份转予甘比的Solar Bright Limited,至此甘比全数持股74.99%。

  私有化方案中,回购价格比公告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溢价83.5%,以此计算,私有化现金代价总额为19.07亿港元,要约人拟以内部现金资源筹措所需资金。

  甘比称公司处于充满挑战和不确定的营商环境中,希望给小股东一个没有流动性风险下套现的良机,转移风险。

  不过股东们并不买账,认为回购价格过低。擅长资本腾挪的刘銮雄进行私有化是一笔合适的买卖,毕竟今年6月底华人置业每股资产净值12.99港元,净资产共250亿港元,以25%收购代价和净资产来计算,相当于刘銮雄家族用19亿港元可以套取62.5亿港元的资产。

  昔日对手皆为大鳄大佬,而今刘銮雄遭遇的是散户的反击。人称“ken sir”的牛散吕宇健杀出,透露自己持有600万股,表示以华人置业每股资产净值计算, 4元价格是打七折,他认为要6-8港元价格才可以。吕宇健是香港中小型业主会创办人,坦言会投反对票,还要联合其他小股东,推翻私有化方案。

  12月17日, 74位出席投票的股东中,64位投反对票,其占股约10.76%。根据规定,私有化通过的两个条件是:一、无利害关系的公众股东赞成私有化的票数占比最少要在75%以上;二、反对票不可以超过10%。

  当日华人置业公告称,私有化建议将不会进行,上市地位将会维持。甘比未出现在现场,刘銮雄和其车牌号为“love you”座驾现身,不过刘銮雄一言未发,也未回答记者提问。

  值得一提的是,称要投反对票的吕宇健当天其实没有出席。据他表示,人不在香港,委托代表投票手续也没办成,不过最后结果如他所料,是小股东们发挥力量,向不合理价格说不。

  刘銮雄的家事向来是八卦杂志的追逐热点,比如两女争一夫、大刘登报痛斥前女友吕丽君、与娱记甘比登记结婚、分家产、大儿子清空股权等等。种种操作后。大刘暂退幕后,甘比登上前台,不但是华人置地大股东和行政总裁,其胞姐胞妹均位列董事席。一时间,女富豪甘比似乎大获全胜。

  不过细数家底,此时的华人置业已近空壳,大部分资产已被刘銮雄“左右倒右手”进行了腾挪。

  最鼎盛时期,大刘手握五家上司公司,包括华人置业、爱美高、中娱控股、保华控股和瑞华,而经大刘不断地合并、置入、私有等,最后只保留地产平台华人置业。

  除了“股市狙击手”,刘銮雄还被称为“铜锣湾铺王”,最多时华人置业全资拥有皇室大厦、湾仔夏悫大厦、美国万通大厦、新港中心、铜锣湾地带等物业,可以说香港人在铜锣湾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每一个举动都在给刘銮雄贡献收益。

  2009年后,本已进军内地的华人置业开始了,漫长的出售资产道路,尤其到了2015年、2016年后,由于刘銮雄健康情况恶化,以及在澳门被判行贿,刘銮雄加快步伐,还被媒体形容为“一边买钻一边卖楼”,比如他为吕丽君的女儿、甘比的女儿分别拍下价值上亿的粉钻,还以女儿的名字命名。

  华人置业的资产买卖不乏左手倒右手,例如价值141亿的一揽子物业、澳门地产项目、THE ONE商场和香港皇室大厦等陆续卖给刘銮雄,而后刘銮雄又把著名的THE ONE赠予了甘比,推高其身价。还有些买卖则是投桃报李,早年刘銮雄投资中资房企,出售资产时房企则选择接盘。

  据统计,目前华人置业投资物业位于铜锣湾等商业区,还持有香港兴伟中心、广建贸易中心、鸿图道1号等、北京东方国家大厦和北京希尔顿酒店,以及位于英国四个投资物业。

  脱实向虚中,证券投资无疑是华人置业最重要的资产,不料踩雷造成亏损。2021年半年报显示,华人置业收入7.26亿港元,同比减少63.0%;归属股东人应占亏损净额3728.4万港元。

  信仰“有钱齐齐搵,有难齐齐当”,刘銮雄重仓中资房企,分红曾高达数十亿港元,而在波动时,确实有难也“齐齐当”。

  据媒体报道,认为华人置业被低估,刘銮雄私有化想法早已产生,此次恰逢低谷时期,意欲一举完成,不过惨遭小股东狙击。

  私有化失败后,华人置业转向何方,是当“包租公”还是向投资平台进一步转变?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认为,华人置业后续工作要变为如何做好企业市值管理,更为关键的是,对于此类企业来说,私有化失败后,要如何和大股东、中小股东协调好关系,破除中间的一些阻力。若还要坚持私有化,那么华人置业需要继续强化大股东的持股,同时注意和中小股东之间的协调,以形成更稳妥的方案。

  刘銮雄的名声盖过华人置业,实际这间老牌房企背后,有着充满时代传奇色彩的故事。百年间,华人置业历经了豪门三代的恩怨情仇,新贵刘銮雄趁乱杀入,豪门子弟将祖产拱手于人,过程的迂回复杂比商战剧还要惊心动魄。暨南大学特区港澳经济研究所教授冯邦彦曾这样评价“华人置业的收购战,尽显现代商场的诡诈一面”。

  1992年,香港赫赫有名两大家族主理人冯平山和李冠春创立华人置业,其中李氏家族掌控东亚银行、维记等机构,家族成员多数身居政商两界,被誉为“香港最后的贵族”。

  华人置业初期业务为持有优质物业和有价证券,比如1975年将物业华人行以1.3亿价格售予李嘉诚和汇丰银行,再斥资收购另一家上市公司股权。长期以来,两大家族相安无事,轮流坐庄,担任董事局主席管理公司,颇受香港上流社会赞誉。

  变故发生于1986年,当年例行召开的股东大会,李氏家族全体成员被摒弃出董事局,冯氏家族及其引进的职业经理人韦理和名为司马高的公司获得胜利。而股权变动竟是李冠春的儿子李福兆,传言由于身为香港联合交易所主席的李福兆迟迟未被纳入家族所控的东亚银行董事局,失望之下,李福兆和好友连手上华人置业股权悉数卖给韦理,而后韦理联合冯家,合力将李家人赶出。

  祖产大意之下落入他人口袋,李家其他子弟联合新鸿基公司组成新公司“八仙拿”,与冯家抗衡。原本和平共处的两大家族自此陷入斗争,李家依靠新鸿基掌门人冯永祥,冯家则依靠职业经理人韦理,双方高手过招。就在这时,神秘人出现,不断买入,正是刘銮雄的爱美商集团。起初刘銮雄只是两大家族争斗战中的“第三者”,被认为是想浑水摸鱼赚快钱。

  不料收购战再添一角,司马高加入战团,彼时八仙拿更具优势,刘銮雄未被人关注。然而不知为何,李家子弟和新鸿基齐齐退出,将本身及八仙拿的股权全部转给刘銮雄,第三者瞬间成为了主角,据称李家很满意刘銮雄的出价,清空股权后干脆隔山看虎斗。

  更为戏剧性的是,刘銮雄大战几轮司马高,冯家子弟与李家类似,直接把司马高股权卖给了韦理的亚洲投资公司,于是这场斗争从名流家族转变为商业新贵和职业经理人的“炫技”。最终刘銮雄与韦理达成了协议,共同管理,韦理任主席,刘銮雄任总经理。仅三个月时间,冯李两家退出华人置业舞台,刘銮雄成功入主。

  在此之前,刘銮雄和爱美商之间也有一战,由于有分歧,刘銮雄本已离开创业基础的爱美商,高价抛售股票,然而更换主理人的爱美商业绩不佳,还被一封离奇的“关心公司的现职职员”匿名信造成市场信心波动,股价狂跌,刘銮雄趁低价杀回,夺回了爱美商的控制权,随后华人置业这一出家族内斗、趁虚而入的高段位操作,令刘銮雄“股市狙击手”名声大噪香江。

  曾大战豪门世家、企业高手的大刘,如今在华人置业私有化上,“输”给了散户们,可谓“风水轮流转”。

  2022年即将来临,华人置业届时将满百年历史。现在的执掌甘比上任后,多出现在“锦上添花”的活动中,比如招聘现场派发数百万港元红包等等,除和刘銮雄的大手笔股票投资外,少见大举动。

  经私有化失败一役,华人置业走向成谜。不知身处董事局的甘比三姐妹,能否续写下一段香江传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